冲田小姐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想试着写写冲田总司(fgo设定)x冲田组呢~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5)

如果有人喜欢会继续写下去w
感觉这次很多地方没描写好(土下座)
私设的审神者,咕哒子也加了些私设。
ooc致歉x
没能写出咕哒子帅气地手撕时间溯行军我的错x
咳咳那么往下翻吧!↓












下午,星雨突然约咕哒子一起去万屋买东西,咕哒子一听到要出去逛街就马上爬起来拉着星雨走了,连近侍都没带,只有她们两个女孩子去。

其实星雨有些担心,毕竟最近发生了很多起「特殊事件」,没有刀跟随她还真有些不安。不过她没跟咕哒子,也来不及说,因为看上去咕哒子很兴奋。

“想跟咕哒子小姐交朋友。”——这个审神者单纯地想着。
因为她比较怕生,跟同僚聊不过来,平时遇见他们也只是问个安打个招呼就没什么事了。

咕哒子在星雨眼里,应该不是很难相处的人,如果有机会能成为好朋友的话……
星雨在内心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和咕哒子小姐成为朋友!

咕哒子被星雨带领到万屋里,一起挑着商品。咕哒子出门前特意带上了一袋的魔力棱镜和圣晶石,本想着或许有用结果发现自己果然想多了,根本就没用嘛。

“看到想要的东西就拿吧,我帮你付钱。”
“诶——这样不太好吧,虽然我没钱……”
虽然咕哒子不会一下子买很多东西,但如果是用别人的钱还不知道怎么还的话,这钱咕哒子还真不敢借。她手头上只有魔力棱镜和圣晶石,也不知道借了星雨钱到时候怎么还,反倒星雨不太在意。

“没事啦,我也很久没来万屋买东西了,话说咕哒子小姐喜欢甜食吗?”星雨伸手从柜台拿下一个罐装的金平糖,咕哒子点了点头,金平糖的味道咕哒子也是觉得不错的,不过要说金平糖的话,总司那孩子会很开心吧,毕竟她超喜欢金平糖呢。

——该买些什么呢……

咕哒子走了一圈,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星雨似乎已经选定好要买的物件走到咕哒子身边。两人同时看到对方手里拿着同一本书,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咕哒子小姐也喜欢这类书吗?”
“啊…因为感觉内容很棒呢。”

她们手上拿着的书,是灵异小说,咕哒子一直对这类书很感兴趣,毕竟她不怎么怕这些。

“话说咕哒子小姐喜欢恐怖游戏吗?”
“啊,如果是解谜的那种,我很喜欢呢。”
“——!我电脑里有很多这类游戏的!”
“诶诶!?真的吗!!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让我玩玩!!”
找到同好的两个女孩子特别兴奋,星雨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方面与咕哒子有共同话题,咕哒子也没想到星雨会有很多恐怖游戏玩。

于是在回去本丸的路上两个人兴奋地讨论这关于灵异与恐怖游戏的话题,不过嘛……
星雨担心的事情似乎发生了——

星雨突然停下脚步,抽出了护身匕首进入了临战状态。咕哒子一脸茫然,询问她发生了什么。很快,咕哒子也感觉到一股令她感觉不太好的气息。

“是时间溯行军?”咕哒子也有向星雨了解关于她的工作,如果让她如此紧张还拿出了武器,敌人……估计是时间溯行军吗?不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咕哒子小姐请小心,我来……”看着已经出现在视野里并步步逼近的时间溯行军,星雨握紧了匕首把咕哒子护在身后,但她的话还没说完,惊人的一幕就出现了。

“???”
审神者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咕哒子二话不说地冲上去直接一脚把一个溯行军踢飞到几米外。
“菜得抠脚。”咕哒子说着,朝另一个溯行军挥了一拳。

???等等咕哒子小姐你还直接手撕溯行军了??你们迦勒底的御主这么厉害的吗??

短短几秒咕哒子已经把偷袭的几个溯行军给打趴下了,星雨在她后方一脸茫然,尴尬地收起了匕首。

“诶嘿……吓到了你吗。”咕哒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她是真的觉得这些时间溯行军很弱,好歹她也是身经百战的迦勒底的Grand master,这些时间溯行军对她来说根本没法威胁她的生命安全。倒不如说迦勒底的日常总有些片段令她心惊胆战……咳但不说这些。

于是,咕哒子Get了一只小迷妹√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4)

如果有人喜欢这个脑洞会努力写下去w
略ooc见谅,有bug请指出√
下一段会尝试写咕哒子手撕溯行军,还有咕哒子跟审神者继续坚固友谊~感觉只要找到共同话题两个女孩子就能嗨起来了~

那么,不废话了,请往下翻√











“啊,找到前辈的位置了!”
“但似乎是个麻烦的地方呢……”

玛修尝试着与咕哒子通话,但是咕哒子所在的位置似乎有结界阻碍了信号,很难联系上咕哒子。也不知道咕哒子所在的地方是否安全,玛修非常担心前辈的安危。
冲田总司的表情也很凝重,她和玛修一起目睹了御主的突然消失,她甚至有些自责,同时也不明白为什么咕哒子会去到那种地方。

“是另一个世界啊……如果能和咕哒子通话,说不定我们有可以去到那个地方。毕竟御主的安危最重要。”

玛修点点头,试着联系咕哒子并与她通话。

“前辈!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玛修!?是你吗!」

传达回来的属于咕哒子的声音里同样带着杂音,光屏里显示着咕哒子的影像,但很不稳定,随时都会关闭的样子。

“Master,你还好吗!?”

「啊……是樱Saber吗?我目前在时之政府的一位审神者的本丸里,很安全……」

……樱saber?

冲田总司一开始还懵了,为什么咕哒子突然会这样称呼她。是因为有外人在吗?——从者真名不能暴露。讲真冲田总司早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了,现在迦勒底见到谁都是直接报真名的,管他什么Saber啊Lancer啊还有别的的。咕哒子这样称呼冲田总司也一定是有原因的吧?……但如果是闹着玩也无所谓了。

“那么,前辈,我试着把你带回迦勒底……”

「没用的,单是我们两个对话都很困难。玛修不用担心,我在这边很安全。」

虽然咕哒子也很想回到迦勒底,但在这个本丸里,有时之政府的结界阻碍与迦勒底的通讯。能够联系上迦勒底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了。

“就算是这样……一个从者都不在,我还是很担心前辈!前辈,请先建立灵脉。以防万一迦勒底这边还可以输送物资过去支援,前辈所在的地方可以建立灵脉,趁现在还能跟迦勒底保持联系。”

咕哒子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建立了灵脉传送点能够加固与迦勒底的通讯,她丢下旁边一脸茫然的两个付丧神就跑去了自己的房间。咕哒子能感受到本丸里灵力最强的地方,就是审神者星雨的房间。她的房间离星雨的房间很近,咕哒子就直接在房间里建立了灵脉。

「嗯,好了。」

这一次能听到杂音少了许多,玛修说的话也能听得很清楚了,当然并不代表完全没有杂音,也仅仅能够与迦勒底通讯。
咕哒子想了想,也许本丸外边会有结界薄弱的地方,或许能在那里回到迦勒底。等星雨的工作完成后可以去问问她。

“话说……究竟是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呢?”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3)

如果有人喜欢这个脑洞会加油继续写下去w
如果有好玩的梗欢迎提出?
当然还是会ooc的啦,如果有严重ooc还请告知~
本来想快点写把冲田带来本丸,后来想想,还是迟点吧……
那么,下面正文↓










吃过早饭,星雨就去安排出阵和内番人员。之后她就回房间工作去了,咕哒子就一个人无聊在庭院里闲逛着。该出阵的刀剑离开后,星雨的本丸里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了,跟迦勒底不一样,迦勒底就很热闹了。跟咕哒子契约的从者有很多,所以迦勒底是很热闹的,就偶尔空闲的时候会安静点。本丸里这么安静,星雨在房间工作,咕哒子又不能去打扰她。
平时呢,有玛修在身边,有时给她递杯茶,送上点心,听着冲田总司和织田信长吵闹声和土方岁三嚼腌萝卜的声音。

“稍微…有点寂寞呐。”

咕哒子伸了伸懒腰,没有人在她身边吵吵闹闹的,就感觉很不习惯了。

什么时候能回到迦勒底呢?

咕哒子这么想着,突然瞄到了远处的两个人影……

——啊啊,那个,那两个是总司的刀吧?

咕哒子想到了什么,加快脚步走向那两个付丧神。

“嗨嗨~那边的两位,介意来陪我聊聊天吗?”咕哒子向他们招手,“我记得你们是……大和守安定,还有加州清光,是冲田总司的爱刀,对吧?”

“啊,是的。你好,咕哒子小姐。”

两个付丧神点点头,友好地向客人问好。咕哒子面露亲和的笑容,在他们身边坐下。

“呐呐,冒昧问句,你们眼中的冲田总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就算说要聊天,咕哒子一时也没想好聊什么,就很直接地问了两个付丧神对自己前主的看法。虽然咕哒子知道,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的前主不是她迦勒底里的那位冲田小姐,但还是好奇地问了。

“冲田君很帅气,精湛剑术……而且还有温暖人心的一面!”

听到总司的名字,大和守安定眼里流露着仰慕的光彩,听着这简单的形容词,咕哒子对号入座了一下,嗯,迦勒底的那位冲田小姐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就是性别不同。咕哒子突然笑了——

如果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看见了冲田小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咕哒子非常期待。

如果可以的话把总司带来这里玩也好……不对自己明明不是来玩的???想到回去迦勒底的办法才是最关键的!

“啊对了,我记得有人说过,不要模仿冲田的剑……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咕哒子忽然想起了,土方岁三以前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咕哒子不明白他的意思,然而土方岁三也没有向她解释这句话的意思,使咕哒子一直很在意。既然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是冲田总司的剑,应该会知道原因吧?

“这个……”

「——前辈!!」

带着杂音的那非常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2)

略微OOC见谅
私设的审神者,咕哒子也许混沌恶
想试着写成欢乐向…嘛慢慢来吧
如果有一些建议可以提出√
以上,不介意的,请往下翻吧♪↓










最后咕哒子还是暂时在星雨的本丸里借宿了,星雨就带她去参观熟悉了整个本丸。咕哒子的房间在星雨隔壁的空置的房间,星雨还挑了几件和服给咕哒子换洗。

在跟星雨聊天时,咕哒子也了解到了住在这里的,除了星雨都是刀剑的付丧神,咕哒子也有些感兴趣,尤其是听到几个熟悉的日本英灵的爱刀后,更感兴趣了。她迦勒底里就有冲田总司这个从者,并且关系很好,自然也对她的刀剑感兴趣。

——反正暂时联系不了迦勒底那边,就当来玩吧。

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总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啊??咕哒子也只能期望不要出什么事直到自己能够平安回到迦勒底。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不过……希望迦勒底那边没事。

然而迦勒底这边,一点也不好。
特别是看着自家御主消失的几个从者,手上的UNO牌都没抓稳掉地上一脸懵逼。

“紧急事件!!前辈又不见了!!”
“冷静点玛修小姐……”

虽然冲田总司这么说,但是她也不太冷静,只是让自己表现得没有那么慌张。

“跟御主的契约还在,如果有什么紧急事件相信御主会用令咒召唤我们的。我们去管制室看看能不能找到御主的位置吧。”

“对诶,我怎么忘了还有令咒这玩意!!”咕哒子摸了摸手背上的红色令咒,敲打自己笨居然没有想到用令咒把自己的从者叫过来。

“嗯……如果能把咕哒子小姐的Servant叫来也好。不过那样的话咕哒子小姐也不一定能回去吧……?”

……对耶。

咕哒子颓废地低下头,联系不上迦勒底,就不能回去啊……

她也没搞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据说这个地方还是有结界隔绝外面的世界吗??那怪不得联系不上迦勒底呢。

“啊…夜深了,咕哒子小姐早点休息吧。”
“嗯,好的。晚安,星雨小姐。”

道过晚安后,星雨退出了咕哒子的房间。咕哒子倒在榻榻米上打滚着,虽然在陌生的环境里很是不安,但咕哒子今天很累,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拜托了」
「拜托了」
「它、它是我的很重要的……」
「请修好它……」
「……不行吗?」
「真的没有办法吗……?」
「……对不起」
「是把好刀啊……」

咕哒子醒来后,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似乎做了个奇怪的梦,她不记得是什么内容,只记得自己听到了那些话,那个声音很是耳熟却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
总之……感觉有些悲伤?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以前没做过这种梦啊……”

就在咕哒子沉思时,屋外传来了星雨呼唤她的声音。

“咕哒子小姐,该起床啦,吃早饭了哦——”
“啊,我已经醒了,这就来。”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1)

一直很想写这种跨剧组的……段子?
嘛如果有人喜欢的话这里可以试着继续写下去?
当然会有些ooc
题目名字乱取的(……)取名废要哭了
私设的审神者,咕哒子也许会混沌恶
不介意的,请往下翻吧w







审神者上任了很久,本丸的每一天都是非常平静祥和的。每天的日常就是让刀剑们出阵,自己去批公文偶尔喝喝下午茶偷个懒。

“所以,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审神者看着突然出现的客人,一脸复杂甚至在怀疑人生。

“就算你这么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咕哒子也是一脸复杂,她也是没能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明明好好地待在迦勒底跟几个从者唠嗑打UNO,只是突然觉得大脑有些晕眩结果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手上还拿着牌呢。

——所以这里是什么鬼地方,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里,面前这个人又是谁,我的从者呢???

咕哒子晃了晃脑袋,抛开现在混乱的一切想法。总之得向面前的少女解释一下。

“你好,我是咕哒子,是隶属于人理机构迦勒底的第48号Master适任者。很抱歉,请问可以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御主?迦勒底?啥玩意啊?

审神者一脸茫然,迦勒底是什么地方,她从来没听过。但是毕竟这个叫咕哒子的女孩都作了自我介绍,那么自己也应该出于礼仪回应。

“贵安,咕哒子小姐。我是一位拥有灵力的人类,是一位审神者,被时之政府召集来阻止历史被改写。这里是我的本丸,你可以称呼我「星雨」。”

咕哒子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看来似乎是跟她的使命差不多的职业……吧?

“嗯……我原本在我的房间里,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这里了。唔……好像联系不上迦勒底啊。”咕哒子尝试联系迦勒底那边,结果是失败的,没有任何回应。她把目光投向名为星雨的审神者,大脑告诉她如果不能回到迦勒底,那么她只能向现在她唯一遇见的人求助。但只是第一次见面,咕哒子感觉有些难以开口。

星雨也看得出咕哒子的难处,她稍微思考了一下,总不能赶人家走吧?虽然身份可疑,但如果是需要她伸出援手那么星雨也不会拒绝…

突然安静的空气,两人都同时一言不发,使得气氛有些迷之凝重。

——果然,还是很尴尬啊。

占tag致歉

其实
有没有人吃FGOx刀男这个跨剧组的粮啊xx
这里一直想写类似的段子却不知道怎么写的说……【瘫x】

2017.7.16
萤火虫漫展场照♪

至于P2梗请看P3(……)

突然的脑洞

那啥之前不写了个灰姑娘吗……
我突然想到还可以这样写

父亲:阿尔托莉雅啊,你真的确定不去吗?舞会上会有很多好吃的食物的哦?很多、很多的美味食物。
阿尔托莉雅:什……?!咳、可是父亲大人,我连一件礼服都没有……
父亲:(于是拿出一件礼服)
阿尔托莉雅:……父亲大人,我们走吧!

然后在阿尔托莉雅在舞会上把所有食物都吃光了

哈哈哈哈想到这个感觉自己有病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几天画的ovo

上色渣x

手永远是硬伤啊quq

灰姑娘(四)

最后一段了……

明明早就写好了呢

注意注意严重崩坏了哦……?

写得太烂了嘤嘤嘤以后有机会再改改吧祝食用愉快x




姐姐们回来了,她们的表情看上去很不好。似乎是因为最后的舞会上王子并没有选出心仪的女孩子,姐姐们大概也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了。而阿尔托莉雅很快躲进杂物间里免得姐姐们拿她撒气。


然而第二天,王子突然宣布——能将一把插在四方的石头上的剑的女孩,便是他的妻子。


“这种选择方式也太奇怪了吧?!”

少女们听到这个消息时非常吃惊,连忙准备去尝试拔出那把剑。但是没有一个少女都拔出那把剑,无论怎样都没有办法拔出……


下午,阿尔托莉雅正在花园里修剪着花叶。突然有什么东西咬住了她的衣角她低头一看,居然是芙芙。她高兴地蹲下想要抱起芙芙,却发现芙芙脚下踩着一个盒子,她打开一看,那是一件裙子。

“这是什么……?”她疑惑地拿起那件裙子展开,上下打量。而芙芙对她叫个不停。

“诶?给我的?真的可以吗?——那么,谢谢你啦。”

阿尔托莉雅去洗了个澡,将全身洗得白白净净后,换上芙芙带来的那件裙子。嗯,挺合身,就是感觉有点……?

“嘛、总之还不错嘛,谢谢你,芙芙。……诶?你要我跟着你去一个地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定要穿着这件衣服的话,姐姐们看到了一定会拿走的。”

虽然阿尔托莉雅不知道芙芙想带她去哪里,但最后还是跟着芙芙跑。



“这是……石中剑?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

“不、不行。我不可能拔出这把剑的。姐姐们也许也在这附近,如果被她们看见了一定会取笑我的。”

阿尔托莉雅摇摇头,拒绝芙芙让她拔出石中剑。想要转身离开但芙芙不肯让她离开,她很无奈地叹口气。

打量了一下石中剑的剑身,嗯,剑身上的花纹繁复却很华丽

“那、我试着拔一下,真的不可能拔出来的。”

阿尔托莉雅走到石中剑前,看了一眼芙芙如此说着,抓住石中剑的剑柄。

但——

「石中剑」被拔出来了。

被阿尔托莉雅拔出来了。


“……诶?!”阿尔托莉雅慌乱地看着被她拔出来的石中剑与目睹一切的人议论纷纷,而此时芙芙却不知所踪。这把没有任何少女能拔出来的剑,却被她拔出来了?

“阿尔托莉雅……?那是阿尔托莉雅?!”

这个时候姐姐们也的确在现场,目睹了阿尔托莉雅拔剑的过程,这个时候她们才认出那个美丽的金发少女是阿尔托莉雅。她们不敢相信,居然会是阿尔托莉雅拔出了剑。——怎么可能呢?


“不对、这一定是假的。”阿尔托莉雅将剑插回石头里,尝试再拔一次。的确,她也又一次拔出了这把剑。


“美丽的小姐,请问你的名字是?”

阿尔托莉雅呆滞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旁的青年,而芙芙站在他的肩膀上。在群众的欢呼声中,她得知这个人、这个昨晚遇到的人,是——梅林王子?梅林??

“我……是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阿尔托莉雅稳住自己急促的呼吸与心跳,回答了梅林。


“我说过,拔出石中剑者,将会是我的妻子。那么,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小姐,你愿意吗?”梅林微笑着拉起阿尔托莉雅的手。


“我、我愿意……”


正如每篇童话故事结局的套路,灰姑娘与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阿尔托莉雅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吃不饱了,真是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