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小姐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想试着写写冲田总司(fgo设定)x冲田组呢~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6)

最近在外婆家,嗯……也有点卡文
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呸x)
咳咳咳那就进入正文吧√↓











“所以,为什么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担心前辈了啦…”

玛修无奈地看着房间里继续打牌的几个从者,明明几天前都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现在倒平静下来了。

“怕什么呶,家臣在那边不是很安全吗?冲田,到汝了。”
“哦哦到我了吗?玛修小姐就别太担心啦,御主不会有事的。”
“所以说你们太松懈了……啊,到我了?那么我出这张牌。”
“那么我出这张~”

“连牛若丸小姐也……”
看上去很是惬意的几位依然安详地继续打UNO,玛修一时间也无话可说,织田信长和冲田总司还有茶茶她们也就算了,居然连牛若丸也跟着一起玩,怎么看她也不像是那种……不担心御主安危的人啊。这个迦勒底究竟怎么了?是不是要完了。

“看来在举行着一些有趣的活动呢~那么,余也来参加吧~!”
“尼禄小姐……!?”
“真是稀客呶。”

“话说回来,玛修大人,御主所处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呢?”
“怎么说呢…根据所获得的情报,御主正在时之政府的一位审神者的本丸里,那边跟我们迦勒底一样,审神者的职责是与刀剑的付丧神一起,阻止「时间溯行军」改变历史……”
玛修所获得的情报只有这些,毕竟那边的结界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示巴的观测。

“刀剑付丧神?那是怎样的刀剑呶?”织田信长倒有点兴趣,收起了手上的牌向玛修询问。

“嗯……好像是名刀吧,前辈还没有跟那些付丧神打好关系,不……应该是没去了解吧。信长小姐如果有兴趣可以问问前辈。”

“名刀吗?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想去看看。”冲田总司也一样,有点好奇咕哒子所在的本丸,究竟是什么地方,“不过,好像还不能灵子转移吧?”

“所以我才担心前辈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那里只有她一个人,一个从者都不在她身边。如果有敌人,该怎么办呢……”

“玛修,放轻松~余相信,奏者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汝也不必太过担忧,相信奏者。”尼禄轻松地安慰着玛修,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那么,带余一起玩牌吧~!”

“好啊好啊,一起玩吧。还有啊,土方先生!能不能不要再吃腌萝卜啦!?”

……
……

“其实今天应该算是幸运了,如果是遇上另一批……可能会比较麻烦。”
“发生了什么呢?”

星雨的表情有些凝重,给咕哒子倒了杯茶。

“最近,有很多审神者被时间溯行军攻击,甚至有……暗堕的刀剑攻击审神者。”

“时间溯行军不是要改变历史吗?居然会来攻击你们?”咕哒子有些惊讶,“你是第一次遇上吗?”

“对啊,幸亏有咕哒子小姐呢,咕哒子小姐你超厉害耶!! ”
“没、没有啦……”

虽然咕哒子在星雨面前手撕了试图攻击他们的时间溯行军,但被夸奖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她是觉得那些时间溯行军看上去跟那些什么骸骨兵啊人造人压根没法比,就直接冲上去,结果真给她手撕了。
当然,手撕从者这种事咕哒子是不会的,但是骸骨兵那些还是不在话下。

“星雨,对你来说,你觉得那些时间溯行军大概有多强呢?”
“嗯……这个有点难说。不过能被咕哒子小姐秒杀,应该也不是很强。只不过是我的话就不一定能应付过来了呢。话说回来,咕哒子小姐,给我讲讲你在迦勒底的故事吧~”

咕哒子刚喝了口茶,突然被这样请求她还真有点难办,不……主要是,她不太擅长言辞,况且如果是讲她的故事,那的确没什么好说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既然都被这样请求了,况且对方也经常给自己讲关于这里的事情。虽然咕哒子有时候会提起自己的从者们,但还没给星雨详细讲过。

“嗯……怎么说呢。”咕哒子轻轻放下茶杯,思考着自己该从何说起,“我呢,是迦勒底的第48位Master,也是唯一一位,如你所见,其实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其他Master,都是有资质的魔术师,不过在某次意外,他们都被炸死了,当时我被奥尔加玛丽所长取消了第一次任务的资格,所以逃过一劫了……”

“哦哦~是因为你是普通人吗?”
“…也有这个原因啦,其实……我当时睡着了。”
没想到会被询问这个,咕哒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让星雨不小心笑了出来。不过她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迦勒底机构,明明履行的是修复人理的重要职务,却只有咕哒子一个御主。

“一定很辛苦吧?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

“——没有哦。”
起初,咕哒子还呆了下,随即摇摇头否认。她没有一个人在战斗,她的身边,有玛修,有Dr.罗曼,有达·芬奇亲,还有其他迦勒底的工作人员,和与她契约的从者们。
“我不是一个人哦,我还有他们,我可爱的学妹、还有可靠的Servant,还有……那个还没请我吃蛋糕的臭医生。”
脑海中浮现出他们的身影,这些,都是咕哒子最珍贵的「宝物」,虽然在迦勒底战斗的那些日子很是艰辛,却是她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咕哒子垂眸,嘴角不经意勾起。

“如果有机会,我想介绍他们给你认识认识呢。”

咕哒子很久没有长时间给一个人讲关于她的事情了,一旦开始就滔滔不绝的,星雨也听得很入迷,并对咕哒子的从者们产生了些兴趣。

“咕哒子小姐的从者们都很强呢~如果能一起修正历史就好了,啊……不对,咕哒子小姐的职责也跟修正历史差不多呢。”
“如果那些时间溯行军和暗堕付丧神威胁到你的话我会帮忙的~……话说他们应该不会进来本丸吧?”
“当然不会,这里也是有我的结界守护着呢。”

……少女为什么感觉你这是立Flag啊!
不不不一定是想多了,想多了……

咕哒子淡定地喝了口茶。

“话说回来,好像就是因为这里的结界阻碍了与迦勒底的通讯……啊不,短暂通讯还是可以的,但没法灵子转移。所以就算我回去还是他们过来都没有办法呢。星雨小姐,你知道哪里结界比较弱吗?”
突然想到就是因为这里的结界不才阻碍的与迦勒底的通讯吗?不可能连个结界薄弱的地方都没有吧!……不过咕哒子感觉,就算有,感觉也会是很危险的地方呢……

“应该有吧,不过大多数是暗堕本丸……”

……果然呢。

“然后如果是回去现世的话,咕哒子小姐算是不明身份的人员,工作人员估计不会放你去现世吧……”

说起来,星雨才想起,她是私自把咕哒子留在本丸里的,除了本丸的所有人,没有人知道咕哒子的存在。如果要隐瞒咕哒子的存在,似乎有点难……况且她觉得,向时之政府解释什么迦勒底,也不一定会相信吧?毕竟她是无关人员呢……

那样的话,就不能让狐之助看见咕哒子了呢…省得那家伙来一顿说教或说漏嘴让别人知道她本丸里有个迦勒底的Master
但是咕哒子要回去的话,就要冒险去那些暗堕本丸吗?——这个星雨是绝对不允许的,即使咕哒子很强大,她也不放心。但……

星雨陷入头脑风暴

评论
热度 ( 24 )

© 冲田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