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13)


各位新年快乐√
「因为是新年嘛干嘛要写战斗啊打打杀杀多不好喜庆一点不好吗——」

——所以就没有写战斗,而是拖一拖(试图甩锅x)果然在没写内容之前不能随便说接下来要写什么呀——。

说起来我觉得题目与内容完全不符(……)

总之祝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欧气满满呀!?一如既往的OOC和乱来就请原谅我(不是)



那么就请下翻吧!↓












虽然表现得很轻松,但星雨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与慌乱。她也是无意中从同僚那边听说的,暗堕本丸她是真的没去过,这一次要过去,而且还得偷偷过去……

怎么可能跟上头说啊,理由难道要说去观光吗,傻子才会没事找事去暗堕本丸送死吧?

“虽然不大可靠,但是我和Saber会保护好你的。”

咕哒子的手搭在星雨肩上,试图让她稍微放松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咕哒子也做不了什么吧?虽说稍微肉搏一下还是可以的,不过果然还是得交给可靠的冲田小姐!

“嗯…没关系,到时候我会带上比较强的刀剑跟我们同行的,这样Saber小姐也能轻松很多了!”
“噢噢——这样啊。那么,星雨你有人选了吗?”

星雨对咕哒子这样的询问感到有些疑惑,但她还是很直接地说出了整个本丸里她最可靠最信任的刀剑的名字——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

空气突然安静。

“……要不,就大和守安定君和乱藤四郎君吧!或者长谷部先生也可以啊!”
“唔……本来想让爷爷跟着去的,但是想了想毕竟要晚上偷偷溜过去……也是,乱酱在本丸里这是实力不错的短刀。不过长谷部可能……我毕竟有很多事情在麻烦他,果然还是让安定一起吧。”

……好吧。反正也认不出总司

咕哒子最后还是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她只不过是在担心是否会揭冲田总司的伤疤,嗯……只要不是加州清光就好了吧?


审神者星雨说过她需要几天时间准备,咕哒子也没打算浪费这几天时间,拉着冲田总司跑去手合室。正好已经没有人了咕哒子小声地说了句“失礼了”,带着总司溜了进来。

“好——那么就拜托Saber你啦!”

她拿着练习用的木剑,朝冲田总司挤出一个笑容,总司则是一脸无奈地也拿起一把木剑。咕哒子似乎对前往暗堕本丸感到很紧张,说什么让总司教一教她剑术。虽然可能派不上用场但好比什么都没有,万一有突发情况她也起码能抵抗一下。

找冲田总司学剑,咕哒子觉得自己可能不要命了。就算拜托对方温柔些恐怕也……不过是自己提出的要求,咕哒子必须接受。

“那么,要开始了哦?”
冲田总司似试探地询问着,咕哒子举起木刀,坚定地点了点头。

……。
直到咕哒子手颤抖地已经快要举不起刀的时候,她承认她真的有点后悔了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冲田总司教人剑术的时候真的很恐怖。上一秒还是温柔可爱的邻家女孩,下一秒……变成魔鬼了

要不是本丸的厨师长烛台切光忠来找咕哒子和冲田总司让她们去吃饭,咕哒子可能没法踏出手合室了。
……虽然她是被总司扛过去的

——嘛,还是稍微学到点东西的!
咕哒子试图如此安慰自己这被摧残的身躯

倒是冲田总司,正非常愉快地在跟栗田口的短刀们聊着天,仿佛无事发生

“主公已经告诉我了~到时候要陪咕哒子小姐和Saber小姐一起去暗堕本丸!虽然我不喜欢那种地方啦,不过还是请多指教哦!”
“嗯,这边才是请多指教。”

星雨已经告诉乱藤四郎还有大和守安定几天后要一同前往暗堕本丸的事情了,在见识过冲田总司的实力后乱藤四郎也对面前的这位英灵感到崇拜。

“说起来Saber小姐究竟是何方神圣呢?明明看上去好像才15岁吧……?但是超强大啊!一定不用太担心的!”
“今剑,那是不能说的。”
“啊啊、对不起!我忘记了!”

之前咕哒子向大家说过,英灵的真名是不能透露的,今剑只是下意识地询问,马上被一旁的岩融提醒了,不好意思地向冲田总司道歉。冲田总司也只是轻轻摇摇头,说着没关系。反正也不是互相厮杀的圣杯战争,对方也不是敌人,如果不是咕哒子嘱咐她最好不要说,她一定会一脸无所谓地说出来呢。

「感觉说出来会比较……总之不说也没关系的啦!!」
当时咕哒子是这样含糊地解释,不过想了想估计是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两位吧……?虽然冲田总司本人不是很在意

“嗯……如果御主想稍微学一下剑术防身,不如问乱酱呀?我记得那个啃腌萝卜的笨蛋Berserker应该说过……不要模仿我的剑吧?”

“欸?”
咕哒子愣了下,目光转到乱藤四郎身上,向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目光再次移到冲田总司

「不要模仿那家伙的剑,那……」

有一次与土方岁三聊天聊到冲田总司的时候,他说过这样的话,咕哒子没有得到明确答案,也问过冲田总司的两位爱刀付丧神,都没有明确答案

冲田总司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什么也没有说——

评论
热度 ( 39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