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16)

有些人,说不更新突然就跑了出来(啥)

就是……只是突然心血来潮——?就把决战(并不是?)前夕写了况且还发了出来了(。)
感觉之后应该会改……吧。感觉有点乱七八糟?!





做好心理准备后下翻看内容吧——?↓








“只是因为想着阿信你稍——微——能派上点用处master才会把你叫过来的哦!因为我才不是什么死脑筋的人,所以——嗯,没错,就是这样!”
“哼,汝还真是要面子呢,不过老朽不跟汝计……喂等下!?老朽的抹茶团子!团子!!可恶啊啊啊刽子手——!!”

咕哒子看着冲田总司和刚来没多久的织田信长玩闹争夺最后一串团子,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这样的场景她在迦勒底看到很多次,已经习惯了。
路过的压切长谷部看到织田信长时,脸上露出了不太好的表情,虽然在信长本人面前掩饰得很好。

“…怎么回事,明明是不认识的人,总感觉这个女孩子身上有着我讨厌的气息。她叫Nobu?”

——咦咦,果然很讨厌信长吗?!该说什么好呢。果然不管是什么样子,气质果然不变吧。明明不是长谷部先生印象中的织田信长呢……

“是,她叫信。是Archer职阶的从者,也可以称呼她魔人Archer哟?”

“想必是位有名的英灵吧,虽然语气让人感到迷之不爽。说起来,Saber小姐的身体好些了吗?”

“嗯,她已经好些了。”

自从昨晚冲田总司的突然吐血事件,用令咒把织田信长转移到本丸后,咕哒子特意向所有人解释了冲田总司的病弱技能。不出所料,所有人都在吐槽“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技能”,织田信长当场笑出声,随后被冲田总司以极快的速度用刀鞘拍晕了。

嗯,果然关系好到经常吵架的程度呢。
乱藤四郎心想

——

「——,——,我啊……」
        「一直在追寻着你的身影」
                「请不要、请不要、请不要请不要请不要请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想、忘记您。

「若要将你遗忘,那么我的存在就变得毫无意义。」

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要忘记。
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

不知何处的黑暗,传来了这样的呢喃声

——那个人,在追寻着花
        那朵摇曳的、凋零的花

还有那个人的笑容——

那是绝对、绝对——不能忘记的。

“……一直,爱着你啊。”

——

如同为某人传递着思念,一片花瓣落到了冲田总司的手心。那刻,她仿佛听见了谁在呼唤她名字的声音。

“在发什么呆呶?”
“……没有,应该没有。”

冲田总司呆呆地,说出了连她自己都不理解的话。她抬起头,向上看着天空,陷入了沉思。

——大概是,错觉吧。


“那么,各位准备好了吗——?”
“当然。”“随时都可以出发。”

悠闲地度过了三天后,终于决定要开始行动了。审神者星雨这些天都在处理着工作加强了对大和守安定与乱藤四郎的训练。加上冲田总司、织田信长还有咕哒子还有她自己,已经足够了。

大和守安定和乱藤四郎都已经换好出阵服在门口等待着,星雨也换了身方便战斗的着装。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呢。”
咕哒子也换好了自己的魔术礼装,跟织田信长并肩走在一起,冲田总司跟在她们后边。

“咦……Saber小姐换了身衣服呢。”
“嗯,毕竟这套衣服才是平时工作穿的,和服还有皮靴什么的虽然没有问题但还是这身最合适。”

冲田总司暂时还没有把剑拿出来,织田信长也只是扛着她的枪。总司不经意地看着大和守安定身上的羽织,眼神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情感,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啊啊、很合身呢——
这样的话,冲田总司几乎要脱口而出。
尤其是面对那双清澈的蓝色眸子时。

“路上小心。”
加州清光前来送行,朝大和守安定挥手告别,他看向离他最近的冲田总司,不经意间两人的视线同时对上。
“——樱Saber小姐,祝您武运昌隆。”

“——。欸,啊、嗯!”
没想到会突然被搭话,冲田总司吓了跳,面对那温柔的笑容,有些不知所措地向加州清光点头表达谢意,踏着小碎步跟上咕哒子。

评论 ( 2 )
热度 ( 67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