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烟花


中考完啦!于是发了篇摸鱼作(。)

大概是极化修行中的大和守安定在旅途中与某位少女看烟花的故事?
总之一如既往地乱七八糟!咕哒咕哒!(?)瞎写了这么多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明明想描写得优雅(?)些的!大失败!!
文笔不佳总之土下座!!但希望食用愉快!?






请下翻↓


















在夏日的祭典遇到了一个女孩子。


大和守安定在修行的途中,偶然来到了某个小镇里,正巧在举办夏日的烟火大会,然后他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女孩子。




明明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跟大和守安定在修行途中见过的大部分少女一样,有着一张可爱的面容。

但是大和守安定的目光却无法从那个女孩子身上移开。



明明她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身上无法移开。
啊、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自己非常熟悉的气息,自己的目光才被吸引过去啊。

那个身影仿佛跟记忆中「那个人」的身影重叠起来,完全没有违和感,甚至有一瞬间他想要对着那个身影喊出那个名字——



不、不可能。
怎么可能啊,「那个人」不可能存在于这个时间。况且,他不是这般模样。






「那个——?」

就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耳畔传来了某个陌生的、属于少女的嗓音,把思绪拉回了现实。


穿着蓝色浴衣的樱发少女,手上拿着已经被咬了一小口的团子、一把团扇和一个袋子里装着的刚捞到的一只金鱼,与发色相近颜色的眸子正上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大和守安定。





“——啊,你、你好?!”

大和守安定惊得往后退了两步,好像被发现干了坏事一样不安地看着少女。

他有些慌乱地看着向自己突然搭话的少女,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好。是察觉到自己一直注视才出声的吗?那么自己就是被当做可疑人物了——



“…真奇怪啊,你——身上有着怀念的、属于「同伴」的气息呢。”

被一脸疑惑地打量着,然后看见对方嘴角微微上扬,那笑容却又转瞬即逝。





——同伴的气息?

大和守安定愣愣地看着少女,不知她话里的意味。


“抱歉,对你说了奇怪的话,觉得困扰就请忘掉吧。”

少女往后退了几步,把她和大和守安定之间的距离拉远了一点,但目光仍留在他身上,继续打量着。


“并不奇怪。其实我也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你,你……与我认识的一个人有相似的气息,这样的。……我说的话很奇怪吧?”

大和守安定虽然不太明白,但他觉得,既然对方也觉得自己好像是她认识的人,那么——
不、不对,不可能。这个「时间」不可能会存在与他有关系的人。这里不是「那个人」所存在的时间。
那么这个少女究竟是……?

疑惑重重,虽然不知道该不该说,但他还是把自己对面前这个少女所持有的迷之熟悉感说了出来。




“奇怪?没有这样觉得啊。没想到我们两个一样有这样的感觉呢,但我明明从来没有见过你,记忆中完全没有你这般模样的少年啊……唔,可是「同伴」的感觉却又不假,真奇怪啊,很亲切、很喜欢……”

她轻轻闭上了眼,像是在感受着什么,随后睁开眼继续盯着大和守安定。


“……应该就是「同伴」吧。啊,这样的说会让你觉得很奇怪吧?……说起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烟花啊。”

她非常自然地转移了话题,把身体靠着桥的栏杆上,几乎把半个身子仰后、探了出去,她向上望着夜空,把团扇举起,露出了非常无聊的表情。

“咦,请不要把半个身子都往外靠……!会掉下去的!很危险。啊,烟花的话,再等一会儿就能看到了吧?”

听到大和守安定着急的话语,少女想了想,决定听从他的话,一副乖巧的模样站着再咬了一口手上的团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有点试探地向大和守安定询问。


“——唔唔,说起来,既然这么巧,要不一起看烟花吧?呐?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啊?呃……大和守安定,请多指教。”

看着她眼中流露的期待的色彩,大和守安定犹豫不决,想要拒绝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他没办法拒绝面前这个少女,结果不自觉地就点了头。看到少女顿时露出了笑颜,驳回的话语更加说不出口。


算了……
当作是修行的内容吧,虽然收获不到什么。



“大和守安定……吗?嗯,我是……啊,唔嗯……「樱」!嗯,对、就这样叫我吧。”


「樱」……?



大和守安定察觉到樱刚才在报出名字前露出了像是“不好差点露馅”的表情,听上去就像是很随意地临时编了一个名字。是不方便透露真名吗?又或许只是他的错觉?是想多了吗?

“樱……小姐。好,我知道了。……咦?这是……”


樱突然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大和守安定手里,安定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跳,低头仔细一看才发现对方递过来的是金平糖。




“金平糖……?”
“嗯,给你吃。还是说,不喜欢金平糖?”
“没有没有!非、非常感谢。那个,樱小姐喜欢金平糖?”
“嗯,喜欢。金平糖和团子,只要是甜的我都很喜欢。”


大和守安定看着手上用小瓶子装起来的金平糖,小心收好,看着樱把团子吃完,迷迷糊糊地,他又感觉樱与「那个人」的身影再次重叠。


原来喜好也……一样吗。
明明的确是「不同」的人。







“说起来啊,大和守君是一个人来玩吗?唔,祭典果然还是跟家人或者朋友一起来更好吧?”
“啊……嗯,其实我是在旅行,只是路过顺便来看一看而已。不过樱小姐不也一个人吗……?”
“啊、我是……家人都不在,嗯,不在这里呢!所以我是一个人来的。哎呀毕竟他们真的很忙呢啊哈哈……”

樱像是勉强地挤出笑容般,食指挠着脸作出了强颜欢笑的模样。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环顾四周,突兀地抓住了大和守安定的手。


“樱小姐?!”
“跟我来,我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看烟花♪”

她指着远处一排废弃房屋的屋顶,拉着一脸茫然的大和守安定跑过去。

“啊?慢、慢点……!”

感觉对方非常轻松地硬拉着自己奔跑着,明明是那么纤细的手,却很有力。







“大胜利☆有梯子呢。”
“请小心一点,啊,这里的屋顶真的安全吗?”
“没关系没关系,很稳哦?来,快爬上来吧,在这里看烟花一定能看得很清楚!”



正巧院子里有一把梯子,两人就这样顺利地爬上来了屋顶,找了一个观赏烟花的好角度,就地坐下。
樱显得非常兴奋,大和守安定有些无奈地任由她玩闹。——虽然他没有理由这样做。
或许樱也只是觉得大和守安定很像她的「同伴」才这样对待大和守安定,又或许她本身就是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果然十几岁的少女都这样元气满满吗?



“说起来,樱说的「同伴」的气息……具体是指什么呢?”
“欸?唔……”


大概是没想到大和守安定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樱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出回答,安定也只是想着在看到烟花之前聊些什么才开口问。


“就是……感觉是、相处了很久很久,一起挥剑的同伴。但是的确没有见过你嘛,真是奇怪!难道就是那种,唔,前世今生那种吗……!”
“大、大概吧……欸,刚刚你说了……一起挥剑?等等,樱小姐原来是……!?”

大和守安定突然注意到樱说的话的几个字眼,颠覆了他对樱的印象。
「一起挥剑」……那就是指,樱是武士?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是武士?


樱看到大和守安定这样惊讶的表情反而露出了“你在说什么啊,不应该是一看就看得出来吗”的表情。


“什么?…啊,嗯,我是剑士哦?你很惊讶吗?”
“当然啊!因为樱小姐看上去也才十几岁吧……?”
“噗哈哈哈……咳咳、咳…总之,以貌取人是大忌呢。况且你不也是武士吗?…不过要是不挥剑的话,我活着也好像没什么意义…?因为就算我很弱小,也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哦。”


樱看着大和守安定震惊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结果因为咳嗽而中断了,不过很快她当作无事发生,指了指大和守安定系在腰上的佩刀,伸手抱住自己的双腿,头靠在膝盖上盯着他。



“呃……嗯。对了,樱小姐想要守护的东西是……?”
“啊?嗯,就是我的同伴啦,虽然不挥剑我就没有了存在意义,但我还是想要跟同伴一起挥剑、一起战斗呀。”


想要守护的……吗?
啊啊,自己究竟想守护的……

大和守安定略微低下了头,再次开始思考自己已经想了很久的问题。
明明应该是能够脱口而出的答案,现在却陷入了迷茫。
自己究竟是想守护「那个人」吗?可是那应该是现在的自己的使命吗?

——明明「那个人」说过这样子会让他很困扰,可自己却无法放弃这样的想法,无法放手。,即使他明白他不该如此。




“……说起来啊,我觉得呢,或许我们的确是已经相处很久的「同伴」呢,只不过你不知道我、我也不知道你…?这样的。也可能是、我单方面不知道……啊,还有啊!大和守君要珍惜自己的同伴哦,因为和同伴一起战斗、一起挥剑,是很高兴的一件事呢。……我已经,不能和「他们」一起战斗了啊。不能和——”






大和守安定还没能听清樱说了什么,突然夜空中升起了一道焰火,“砰”地一声,那光芒印照在眸中,烟火在空中绽放、飞散,装点着这夜色天幕,随后落下。紧接着,一道道焰火接连着升起 ,那绚烂的烟花的光芒倒映在眸中。


“啊,快看啊大和守君!已经开始了!烟花果然很漂亮呢!”“啊……嗯,非常漂亮。”

樱兴奋地扯了扯大和守安定羽织的一角,指着升起的烟火,脸上满是喜悦。大和守安定原本在思索着樱话里的意味,结果又被她一扯衣角,思绪就被打断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看着每一道焰火升起,直到最后一道烟花绽放、消逝在夜空中。樱才慢慢站起来,眺望着远方。仔细看她的嘴角还残留着一丝微笑。





“…烟花,没有了呢。果然转瞬即逝的东西都是美丽、却再也不会看见…我们也是一样的吧,在那样动荡的时代,因为身体太轻了,很容易就会被风吹散,飘到远方,会落在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又或者就那样在风中消逝……如同樱花那样凋零了。”

樱抬起头向上望着夜空,细细的声音透着一丝悲凉,那张可爱的脸蛋露出了悲伤、又似嘲讽的笑容。

“就那样被留下来,我啊…也真是可怜呢。”

大和守安定看着樱,不知道该说什么,正当他组织着语言试图说些什么,听到了樱轻轻的笑声。她站起来,看着大和守安定。


“抱歉,请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不过啊,果然还是跟别人一起看烟花比一个人看更棒呢,还是要谢谢你呢,大和守安定。…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名为大和守安定的、类似神明存在的你。”





——?
这是……什么意思?
大和守安定不知所措,樱难道知道他是付丧神?一开始就知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想做什么?她要说什么?





“——我的真名是冲田总司,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




——。
咦……?

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大和守安定呆滞了,一瞬间不知该作出什么反应。
自己该说怪不得莫名感觉对方很熟悉吗?果然她就是「那个人」啊。——不,不。明明应该是不同的人,但是对方也没有理由这样欺骗自己。

“冲田…欸,等……!?”


还有想要问的事情还没能问出口,伸出的手还没能触碰到,对方却对他微笑,身体化作光粒子消失在原地,独留大和守安定一人愣在原地。




“……这算什么啊。”



大和守安定收回手,把刚才名为冲田总司的少女给他的金平糖紧握住,恍若置身于梦境中,还没醒来。
什么也没有留下、仿佛不曾出现过般,就那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或许那就是一场梦吧——如果手中没有这瓶那个人给他的金平糖的话。




“——为什么就这样消失了啊。至少请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啊……”








Fin.
感谢观看☆

评论 ( 10 )
热度 ( 57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