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一个无比咸鱼中二病患者?
脑洞乱七八糟x

【FGOx刀剑乱舞】咕哒咕哒圣杯乱舞!(17)

我太感动了以至于我突然发文(?)
啊不有一半原因是太闲了我可能是假的中考狗(?)开玩笑的过几天就要模拟考了。后续虽然我已经写好了但是因为得到的建议我还得严肃(?)地思考我的剧情走向是否妥当,嗯,至于什么时候发嘛……我怎么会是那种放卫星的人嘛!

反正战斗结束后会写本丸和迦勒底的联动(不是)←说着就扔了颗卫星。这个还请大家期待!如果可以还请推荐一些有趣的想法,能做到的话我一定爆肝!(??)

还有——

想不到吧,冲田总司Alter!.jpg
想不到吧,突然掉马.jpg

……我究竟在说什么。




总之往下翻啦!↓







“……真讨厌啊。”

仅仅是伫立在门外,就能深切地感受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是生活在光明下的咕哒子她们无法接受的黑暗。

“虽然作好了心理准备,不过这地方还真是令人感到不适,况且从这种地方真的能回到迦勒底吗!?”
织田信长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咕哒子也尝试能否和迦勒底通话,但暂时没有什么信号,无法保证进去后是否能够回到迦勒底,这下子她感到非常为难,看了看星雨。

“虽然这样说有点乱来,但是不如试一试呀?”星雨这样说着,看了看大和守安定和乱藤四郎,他们也一直保持着警戒,随时都可以开始战斗,虽然冲田总司没有显现出宝具但也能感觉到她正处于临战状态,那张可爱的脸庞散发着令人畏惧的威压。

“——反正只要都是血肉之躯,都能漂亮地、干脆利落地一刀砍死。”

对方非常轻描淡写地说出了恐怖的话!
“所以说这家伙是刽子手嘛。”

虽然很犹豫,咕哒子还是选择走近那扇门,伸出手——

……轻轻敲了敲门。

“……不应该很帅气地踢开门闯进去吗!?”“欸……不是,我们只是来试试能不能回到迦勒底,不是来打架吧?大家要和睦相处、和睦相处……”

就算这样说,要免不了要战斗吧——应该?

“我来吧,御主。不排除开门的瞬间会被攻击的可能性。”冲田总司说着,站到咕哒子身前,确认所有人准备好后,蓄力一推——

推开门的瞬间,一道银光径直刺向冲田总司,果然不出所料,冲田总司也马上显现出佩刀抵挡住对方的剑刃,咕哒子和星雨往后退被大和守安定和乱藤四郎护在身后,织田信长和以往战斗时一样用火枪配合冲田总司攻击。

“虽然偷袭这种事情不算道德呢,不过就算是阴招我也会接下来。来吧,下一个是谁——?”
“还真是大仗势呢,是在欢迎老朽吗?不过老朽不太喜欢这样的欢迎仪式呶。”

织田信长走上前到冲田总司身旁,总司用刀尖指着被她击飞的时间溯行军,目光锐利地扫过那些似乎等待她们很久的——余党。

“果然还是要战斗呢,审神者小姐,Master,还请小心。”
“好的。”


咕哒子多次尝试联系迦勒底,奈何一直没有回应。看来是计划失败了,在星雨的本丸起码还能短暂通话,这里是根本联系不上嘛……
既然这样,就只能撤退了啦?

“Saber,阿信,我们——”

「——不会让你离开的。」
某个熟悉但带着陌生语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心!”

风极速奔向咕哒子面前,大和守安定冲在她身前举刀挡下那袭向咕哒子的刀刃,因此,他看清了敌人的面容

“——欸?”
樱Saber小姐……?
不对、不对。虽然一模一样,但是感觉不同——

这个人、太冰冷了。

“Master?!没事——欸?欸?等……”察觉到咕哒子有危险时冲田总司砍死身边的时间溯行军后正想奔向咕哒子,却看见了那个人——

那是——
身着黑色的有着新选组羽织花纹的洋服的灰发少女,她退后几步与大和守安定拉开距离,随后,缓缓转身看向冲田总司。

那是——与她一模一样的脸



“等等啊!?这个样子,不是当初在帝都那时候……”“是、是啊……可是——”

“别搞错了,我和那个时候的你不一样。……嗯,Alter——这样子称呼,也不是不可以?”

冲田总司·Alter如此简洁地介绍着自己,面无表情地盯着冲田总司。

“…怎么会,我应该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我、我怎么可能会有Alter的形态啊,不应该的吧!?而且就算有……怎么会跟时间溯行军同流合污。”

“不,就是你,是你的执念造就了我的存在。带着怨恨与不甘,伴随着病痛死去的你的执念。如果你认为我是赝品的话——”

“会被赝品杀死的你,又是什么——?”

只是呼吸的一个瞬间,冲田总司Alter消失在原地到了冲田总司面前,并已经举起了刀刺向她。但冲田总司因为Alter的话陷入思考,没能反应过来。织田信长马上把她推开并拿出了压切长谷部挡住。

“喂刽子手,你在干嘛啦!这种时候哪里是可以发呆的时候啊!”“……不可能,不可能。我、我……唔,对不起……”

虽然疑惑重重,冲田总司还是选择站起来,披上了新选组的羽织。

“……不,不管你是什么,我都得打败你才行。——赌上我的真名与这心中的「诚」,绝对、绝对、要打败你。阿信,这次也要拜托你了哦。”
“好好好,回头多给老朽些抹茶团子。”

冲田总司笑着回应织田信长,讲目光转回到面前的冲田总司Alter,握紧了手上的菊一文字则宗

“我的真名是冲田总司——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以Saber职阶现界,是迦勒底的御主藤丸立香的从者——”
“哼……Saber,冲田总司Alter,其他的,不需要多讲。”

同一刻,两人举起了手中的佩刀——

评论 ( 10 )
热度 ( 54 )

© 只会咕咕咕的由纪 | Powered by LOFTER